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 成果转化与推广

成果转化与推广

  六十年来,中国农业科学院坚持面向国家重大科技需求、面向农业农村主战场,鼓励和支持广大科技人员深入农业生产和农村发展一线,不断探求农业科技成果转化的方式方法和有效途径,加速科技成果的推广、转化与应用。“十一五”以来,全院平均每年组织科技下乡 7 万人天,培训基层技术人员和农民 106 万人次,示范推广新品种 218 个、新产品 130 个、新技术 290 项,示范推广面积 5.5 亿亩 , 示范推广畜禽 2.1 亿头(羽),为我国农业发展、农村繁荣和农民增收提供了强有力的科技支撑。

  一、重大成果推广
  1957 年建院后,中国农业科学院在全国各地设立了数十个试验示范基地,派遣大批科技人员到农村基层从事农业科研和技术推广活动。以科学理论指导生产,将成果直接应用于生产,先后推广了一批动植物新品种以及土壤改良、施肥、病虫害防治、饲养管理等新技术,促进了新中国农业的发展。
       从 1960 年开始,中国农业科学院在湖南开展了冬干鸭屎泥、白夹泥、黄夹泥水稻“坐秋”研究,提出了改良利用冬干水稻“坐秋”田的一套措施。1963 年湖南省在 400 万亩冬干“坐秋”田上推广上述技术措施,据 295 万亩田的统计,约增产 1.8 亿千克稻谷。在南方其他水稻地区推广,也有显著增产效果。施用磷肥,种植绿肥,扩种双季稻已成为我国南方改良土壤,提高水稻产量,发展农业生产的重要途径。与此同期,中国农业科学院在河南省豫北地区,总结研究群众改碱经验和土壤水盐运动规律,开展了棉、麦保苗的科研工作,系统地提出一整套棉麦保苗增产技术措施并大面积推广,有力促进了黄淮地区农业的发展。

20世纪60年代初期在豫北地区大面积推广的盐渍土棉麦保苗技术
  20 世纪 70 年代,中国农业科学院与湖南省农业科学院组织全国科研大协作,开展籼型杂交水稻的科研与推广工作,1973 年先后育成了一批矮秆水稻的雄性不育系和保持系,并从国外引进品种中找到恢复系,实现三系配套,使杂交水稻很快用于生产,并在水稻产区迅速推广,增产20% ~ 50%, 截 至 1980年年底,累计种植面积2.5 亿亩,增产稻谷 135亿千克。

从20世纪70年代至今大面积推广的杂交水稻,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做出巨大贡献
  70 年代后期中国农业科学院开始大面积示范高产、高效、多抗玉米杂交种“中单 2 号”,比主推品种增产 15% ~ 20%, 在病害常发地区增产幅度高达 30%。在全国玉米产区广泛种植,截至 1985 年累计推广面积为 14 亿亩,成为我国推广面积最大的玉米杂交种。

“中单2号”玉米多抗、丰产,是我国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推广面积最大、利用时间最长的玉米杂交种
  1975 年中国农业科学院突破了马传贫免疫技术难关,研制成功马传贫弱毒疫苗,对马的保护率达 85% 以上,对驴的保护率达 100%,免疫持续期长达 3 年以上,自1977 年,累计推广疫苗 2 000 多万头份,经济效益达 13.3 亿元,在全国有效控制了该病的危害。
  地膜覆盖栽培技术到1985年已在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40 多种作物上累计推广 5 300 万亩,增产效果显著,净增产值28 亿元。

中国农业科学院开展送科技下乡活动                           地膜覆盖栽培技术在蔬菜生产中的应用
     到“七五”至“九五” 期间,中国农业科学院重点推广了“中棉所 12”棉花、“中双 4 号”油菜、 “京丰 1 号”甘蓝等一批新
品种和新技术,为我国农业生产的快速发展做出了贡献。
       先后育成“中棉所”系列棉花品种 58 个,在 20 世纪 80—90 年代期间 , 这些品种年推广面积 4 000 万亩,约占我国棉花种植面积的 50%。如优质、高产、抗病的突破性棉花品种“中棉所 12”,打破了高产与抗病性、纤维品质的遗传负相关,在全国三大棉区的 12 个产棉省累计推广种植 1.6 亿亩。

抗枯黄萎病棉花“中棉所12号”大田
  育成我国第一个甘蓝杂交种“京丰 1 号”,改变了甘蓝新品种由国外引进的局面,育成首批高抗病毒病甘蓝新品种“中甘 8 号”和耐未熟抽薹新品种“中甘 11 号”,育成首个既可露地种植,又能在保护地中种植的优质、丰产、耐未熟抽薹的早熟春甘蓝新品种“8398”,这些新品种在全国累计推广约 1 亿亩,面积约占全国甘蓝栽培面积 50%以上。

我国第一个甘蓝杂交种“京丰一号”大田
  先后育成了“中双 4 号”“中双 9 号”“中双 10 号”“中油杂 2 号”等一批在品质、产量和抗性方面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双低”油菜新品种,这些新品种在此期间已覆盖到黄河以南 10 个省 97 个县(市),新品种的成果转化率达到 100%,年推广面积达到 3 000 万亩以上,约占我国油菜种植面积的 1/3 以上,年新增社会经济效益 18 亿元以上。

2005年4月24日,中国农业科学院和湖北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优质油菜新品种现场展示会”
  “十五”时期,中国农业科学院选育出“协优 9308”“国稻 1 号”“国稻 6 号”等一批居世界领先水平的超级稻新组合。其中“协优 9308”,平均单产达 789 千克 /亩,最高单产达 818 千克 / 亩,已在长江中下游地区大面积推广种植。

超级稻协优9308已累计种植1000多万亩,创经济效益6.4亿元
  研制了 H5N2 亚型禽流感疫苗和 H5N1 亚型禽流感基因工程重组疫苗,后者成功解决了水禽缺乏有效禽流感疫苗这一世界性难题,极大地提高了我国禽流感的防控能力。截止 2014 年底,两种疫苗累计推广使用 40 亿羽份以上,直接经济效益 3.5亿元,减少经济损失 318 亿元,为 2004 年我国暴发的高致病性禽流感防控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2004年初,高致病性禽流感在我国大范围暴发,中国农业科学院在疫病诊断、疫苗研制和生产等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
   成功研制转基因抗虫棉,使我国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拥有转基因抗虫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家。至 2006 年,利用国产抗虫基因培育出的转基因抗虫棉品种已达 64个,国产抗虫棉的种植面积已占到全国抗虫棉种植面积的 75%,在河北、山东、河南、安徽等主要产棉区国产抗虫棉种植率达到 90% 以上,完全打破了国外抗虫棉的垄断地位,全国累计推广国产抗虫棉 1.56 亿亩,新增产值超过 330 亿元。
        继转基因抗虫棉之后,又成功研制出转抗虫基因三系杂交棉 , 该杂交棉增产超过25%,制种成本一般可降低 50%,制种纯度可达 100%, 每年新增的皮棉相当于目前1 000 万亩棉田的总产量,等于增加了一个长江流域棉区。
        “十一五”以来,中国农业科学院又取得了一批重大科技成果,组织开展了绿色增产增效技术集成模式研究与示范,大力推广应用这些成果和成套技术生产模式,为新时期我国粮食增产、农民增收和提高农业的国际竞争力提供了强大科技支撑,做出了重要贡献。
        组织中国农业科学院内外 200 多个单位开展了水稻、玉米、小麦、大豆、油菜、棉花、马铃薯、奶牛、羊等 9 个产业的绿色增产增效技术集成模式研究与示范工作,取得了显著成效,引起了社会各界和国内外同行的广泛关注,部分技术模式被农业部和有关地方政府作为主推技术推广,被联合国粮农组织作为范例在发展中国家推广。共集成 140 项先进适用技术,构建了 29 套可复制可推广的综合技术生产模式,每个产业增产均超过 10%,最高达 44.7%,每亩最高增效 500 元。形成了“增产增效并重、良种良法配套、农机农艺融合、生产生态协调”的新型农业生产技术体系,带动了区域现代农业的发展。
  发明的水稻钵形毯状秧苗机插新技术,获得 20 余项国家发明专利。研制了各种水稻钵形毯状秧盘,制订了秧盘行业标准,研发水稻钵形毯状秧苗培育及机插高产高效技术,利用普通插秧机,实现钵苗机插,解决了传统机插存在的取秧不稳定、漏秧率高、伤秧伤根严重、秧苗返青慢等问题,实现机插高产高效,提升了水稻机插技术水平。核心技术从 2011 年以来连续 6 年列为农业部水稻主推技术,在黑龙江、吉林、浙江等 20 多省市示范应用,年推广面积超过 3 000 万亩。2014—2016 年在黑龙江、吉林等 5 省推广 1.03 亿亩,累计新增效益 106.1 亿元,经济、社会和生态效益显著。

水稻钵形毯状秧苗机插技术在黑龙江农垦年应用2000多万亩,替代了传统子盘育秧技术
  培育的高产节水多抗小麦品种“中麦 175”比北部冬麦区主栽品种“京冬 8号”增产 8% 以上,一般亩产 550 ~ 600千克,株高较对照降低 15 厘米,熟期较对照提早 2 天 , 节水节肥特性突出,为水旱兼用型品种,面条和馒头品质优良,连续 7 年成为京津冀主栽品种和北部冬麦区水地区域试验对照品种,还首次延伸到豫西、关中、陇东旱地并成为主栽品种,已累计推广 3 000 万亩以上。
       培育的高产耐密广适玉米品种“中单 909”比我国黄淮海夏玉米区的主栽品种郑单 958 产量高出 5% 以上,一般亩产 600 ~ 800 千克,最高亩产达 1 380千克,适宜在我国东华北和黄淮海、黑龙江的第一积温带、内蒙古、甘肃、宁夏等地种植,具有广泛的推广应用前景。连续 5 年为国家主导品种,2016 年推广 1 025 万亩,已累计推广 3 000 万亩以上。
       培育出的广适高产优质大豆品种“中黄 13”是迄今国内纬度跨度最大、适应范围最广的大豆品种,在黄淮海地区创亩产 312.4 千克的大豆高产纪录, 2007 年以来年种植面积连续 9 年居全国首位,占黄淮海地区 33.1%,占全国 10.1%,截至 2016 年年末已累计推广 9 000 多万亩。“中黄 13”的推广应用,有力地促进了黄淮海地区大豆生产的发展,对保障我国食物安全和农民增收做出重要贡献。
  二、科技产业发展
       (一)发展历程
  中国农业科学院科技产业始于 20 世纪 80 年代。30 多年来,以转化农业科技成果为核心,以促进高新科技成果的产业化为目标,全院科技产业从无到有、由小变大、自弱而强,已发展成为中国农业科学院自主创新能力的关键环节和推广转化科技成果的重要途径。
       1. 科技有偿服务阶段 (1985—1992 年)
   这一阶段以课题组为主体,开展以科技有偿服务为主要内容的开发创收活动。但迫于事业费严重不足的压力,许多开发项目偏离农业科技产业,且技术性收入低。在这阶段创办的 13 家企业都是国有独资企业,科技企业处于实验阶段。
2007-2016年科技开发纯收入情况(单位:万元) 2011-2016年决算企业资产总额趋势
  2. 科技实体创收阶段 (1993—1998 年 )
       这一阶段开始注重开发与科技的结合,多数单位技术性收入明显增加。这期间,国有独资企业的比例下降到 62%,有限责任公司占到 38%,企业组织形式的构成发生较大变化。
       3. 科技企业发展阶段(1999 年至今)
        以高新农业科技产业化为导向,中国农业科学院科技企业逐步向企业股份化、管理规范化、业务专业化、产业集团化的方向发展,产业规模迅速扩大。
        为进一步激发创新活力、加快成果转化,促进产业发展,2014 年农业部、科技部、财政部确定在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科所、蔬菜花卉所、水稻所 3 家单位开展种业科研成果权益改革试点。中国农业科学院抓组织管理、制度建设、权益确定、成果转让、收益分配等重点环节和重要工作,试点工作取得显著成效,破解了持股兼职难题,探索了多种激励方式,激发了创新活力,成果产出不断提速,知识产权保护意识明显,转化收入大幅增加。试点工作得到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认可,相关改革内容写入 2016 年中央一号文件和 2016 年农业部等 5 部门印发《关于扩大种业人才发展和科研成果权益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
        截至 2016 年 12 月底,全院参加企业财务会计决算的全资、控股企业共 50 家,资产总额 29.73 亿元,营业总收入 16.67 亿元,净利润 3.48 亿元。中国农业科学院企业整体发展势头良好,资产总额、营业总收入等财务指标均呈上升趋势。
        (二)支柱产业
         经过 30 多年来的培育和发展,中国农业科学院一批高新技术产业已发展成为国内外名牌企业。
        1. 第一家混合所有制改制企业―― 杭州龙冠实业有限公司
         该公司于 1996 年由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注册成立,从事龙井茶全产业经营。2013 年茶叶所与联想控股旗下佳沃集团战略合作,将该公司改制为佳沃、茶叶所、高层经营管理人员分别占 56%、40% 和 4% 股权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引进联想佳沃的先进管理经验和品牌营销模式,在茶叶所科技成果和人才团队的支撑下,加快了“中茶 108”茶树新品种等科技成果的推广,2014—2016 年在行业销售严峻下滑的情况下实现了公司经营业绩稳中有升、主营收入年均增长近 10%。

2014年战略合作发布会                        2016年龙冠龙井茶飘香G20杭州峰会
        2. 在海外出资设立第一家子公司的我院企业―― 哈尔滨维科生物技术开发公 司
        该公司是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 1992 年成立的全资企业,重点孵化、转化研究所的科技成果,开发高效、实用、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和标准的动物用生物制品,满足我国重大动物疫病的防治需求。为开拓东南亚兽用生物制品市场, 2016 年该公司与中国台湾地区上市公司康友制药控股有限公司共同出资,在印度尼西亚组建合资公司方威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3. 第一个走出国门的生物农药―― “阿泰灵”
“阿泰灵”是由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发、研究所下属企业―― 北京中保绿农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产业化生产并规模化销售推广的创新型植物免疫蛋白质生物农药。2016 年,植保所与国际知名生化公司爱利思达生命科学有限公司签署了海外独家代理协议,“阿泰灵”成为我国成功走向海外的第一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生物农药。爱利思达公司在全球 15 个国家进行了50 余项试验,效果良好,预计将在世界范围内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和经济效益。
       4. 第一个作价入股的专利―― 转基因抗虫棉核心技术专利
       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抗虫棉核心技术专利“编码杀虫蛋白质融合基因和表达载体及其应用” 1998 年获中国发明专利授权 , 并于 2001 年获中国专利金奖。2002 年双价抗虫棉专利“两种编码杀虫蛋白质基因和双价融合表达载体及其应用”获中国发明专利授权。2002 年生物所和专利发明人以抗虫棉核心技术专利作价入股创世纪种业有限公司,股权比例 33%。2011 年生物所与创世纪公司签署协议,排他许可该公司使用双价抗虫棉专利。通过公司自主研发和专利许可等方式,共培育棉花新品种 100 多个,年均推广面积达 1 000 多万亩,为国产抗虫棉全面占领中国植棉市场做出了重要贡献。
“阿泰灵”全球代理协议签订仪式                                             “阿泰灵”产品包装
     (三)  科技开发收入 
       1988 年,中国农业科学院科技开发纯收入仅有 998 万元,1998 年纯收入迈进亿元门槛,2008 年纯收入突破 2 亿。截至 2016 年 12 月底,近十年科技开发纯收入总数达 22 亿元,比上个十年增长了近两倍。科技开发收入的不断提高,对促进科技创新和现代科研院所建设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
        2011—2016 年,中国农业科学院企业以转让、许可使用研究所科技成果和技术合作等形式,向研究所支付总计 13.14 亿元。其中,转让研究所科技成果 28 项,转让费 0.43 亿元;许可使用研究所科技成果 161 项,许可使用费 1.78 亿元;技术服务、技术咨询 10.93 亿元。

全国种业人才发展和科研成果权益改革工作视频会议

  三、知识产权应用与保护
  中国农业科学院专利申请从 1986 年开始,1988 年获得首件发明专利,2010 年发明专利授权量首次突破了 100 件大关; 1999 年获首件植物新品种权。截至 2016 年12 月底,全院共申请专利 11 425 件,获得发明专利授权 3 591 件,获得植物新品种权授权 296 件,软件著作权 1 711 件。共获得中国专利金奖 3 项,中国专利优秀奖36 项。
  (一)建章立制,打造院所知识产权工作新体系
       制定《中国农业科学院知识产权管理办法》《中国农业科学院知识产权全程管理实务参考手册》,明确知识产权归属,从创造、运用、保护和管理等环节加强知识产权全程管理。构建管理、研究、转化“三位一体”支撑平台,打造院、所、团队互动的知识产权工作体系。
  (二)开展专利价值分析,转变“重量轻质”观念
       国家知识产权局认定中国农业科学院为农业领域唯一专利价值分析试点单位。开展 198 项专利价值分析。组织申报中国专利奖,“十二五”以来全院共获中国专利金奖 1 项、中国专利优秀奖 30 项,占中国农业科学院全部获奖总数的 79%。
   (三)建设并运行国家种业科技成果产权交易中心和国家农业科技成果转移服务中心,打造国内农业科技成果转化的主流渠道和专业平台
      受农业部委托,中国农业科学院承担国家种业科技成果产权交易中心和全国农业科技成果转移服务中心的建设和运行任务。两个中心分别于 2014 年和 2015 年成立,主要开展工作:一是理顺运营机制。两个中心与中国农业科学院技术转移中心“合三为一”,统一使用科技部“国家技术转移示范机构”牌子。二是扩大中心资源。整合院内外、兄弟院所资源,截至 2016 年 12 月底,征集“十二五”期间可转化成果2 000 多项;建立品种权数据库 33 万条、农业专利数据库 30 万条。三是直接服务科研。开展技术经纪服务,促成科技成果产权交易 191 项,交易额 2.5 亿元,涉及加工、种业、肥料、饲料等多个领域。
  四、试验基地成果展示与示范推广
  六十年来,中国农业科学院及院属各研究所根据科研创新和成果转化需要,在全国 27 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共建设了 108 个科研试验基地。中国农业科学院以河北廊坊园区、新乡综合试验基地为抓手,充分发挥试验基地中试、展示、示范的核心作用。
  (一)以共建河北廊坊园区为依托、以合作共赢为原则、以产业需求为导向、以科技为抓手,院地科技合作“广阳模式”备受瞩目
       该模式利用中国农业科学院的人才、技术、信息优势和园区所在地政策、资源、区位优势,注重科技项目与产业需求对接、项目实施整合院地双方力量和资源,通过研究试验、技术集成、示范推广、辐射带动,促进区域农业发展和农民增收。
  (二)以新乡综合试验基地为纽带,多渠道、多方式推动院地科技合作走向深入
       以共建综合试验基地为平台,推动中国农业科学院科技成果在地方转化应用。启动新乡市现代农业示范区建设,组织开展了科技培训、技术对接、小麦绿色增产增效模式研究与示范项目实施、基层农技推广服务云平台项目示范应用等工作。以综合试验基地为核心区,助力地方申报新乡市国家农业科技园区、新乡县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等项目。签署院市农业战略合作协议 , 设立合作基金,推动包括定制研究、联建农业特色小镇、开展农业重大问题集成创新与示范等院地实质性科技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