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农业科技信息» 农业财经» 正文

玉米临时收储政策走到十字路口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作者:        点击数: 次     发布时间:2015-08-26     【字体:
  自从去年棉花和大豆实施目标价格补贴改革试点后,就有预言称玉米将成为下一个实施目标价格改革试点的品种。7月10日,农业部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1480号建议答复摘要》中指出,对于玉米、大豆、棉花、油菜籽等品种,要注重发挥市场形成价格的决定性作用。

  每年7、8月份,本是新玉米还未上市,旧玉米价格微涨的时段,然而,今年同期全国各地玉米价格不涨反降。进入8月,华北地区的玉米价格甚至出现了断崖式下跌,有些贸易商不惜抛售玉米。

  除却高库存、低需求,以及进口玉米和替代品带来的冲击等因素之外,玉米价格下跌投射的是市场对众说纷纭的玉米价格政策传闻的预期。

  事实上,自从去年棉花和大豆实施目标价格补贴改革试点后,就有预言称玉米将成为下一个实施目标价格改革试点的品种。7月10日,农业部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1480号建议答复摘要》中指出,对于玉米、大豆、棉花、油菜籽等品种,要注重发挥市场形成价格的决定性作用。

  一时间,玉米临时收储政策是否会退出,相关政策将如何进行调整,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焦点。各种传闻热炒的背后,实行了6年的玉米临时收储政策走到了十字路口。

  临储难以为继?

  “对临时收储,我个人主张应该尽快退出。”7月30日,2015年中国农村发展高层论坛在北京举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秘书长程国强在论坛上如是表态。

  玉米临时收储政策的实施要回溯至2008年。此前,受连续多年供强需弱的影响,国内玉米价格下行压力不断积累,为稳定市场、解决农民卖玉米难、价格下降等问题,保护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国家决定实施临时收储政策,在辽宁、吉林、黑龙江和内蒙古执行。

  2008年玉米收购价格为:黑龙江0.74元/斤,吉林0.75元/斤,辽宁和内蒙古0.76元/斤。2014年,相应的数字变为黑龙江1.11元/斤,吉林1.12元/斤,内蒙古、辽宁1.13元/斤。其间,收储价格只涨不降,相比于2008年,2014年的收储价格约高出700元/吨。

  国内玉米收储价格高走,在稳定市场、保证农民收入的同时,近年来,其边际效应逐年递减,负效应日益凸显。

  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宏观经济室主任习银生总结,玉米临时收储政策带来四大问题,其一是库存压力大,财政负担重;其二是市场扭曲严重,在整个市场低迷的情况下,价格达到历史新高;其三是下游企业受到很大冲击;其四是国内外价格倒挂。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临时收储政策是否需要退出成为了讨论的焦点。

  7月30日,农业部网站公布了《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1480号建议答复摘要》,其中指出,对于玉米、大豆、棉花、油菜籽等需求弹性大、产业链条长、国内外市场关联程度高的品种,要注重发挥市场形成价格的决定性作用,通过市场价格信号引导生产,调节供求。

  在2014年棉花和大豆实施目标价格补贴改革试点的背景之下,这一答复的公布被视为一大信号。“玉米收储临退出契机”“玉米市场发生重大变化几率较高”“取消临时收储呼声变高”等猜测和预判不绝于市场。

  玉米价格政策破立两难

  “我个人认为,今年临时收储政策取消的可能性不大,价格大幅下调也不大可能。”中国玉米网总裁冯利臣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在记者采访中,几乎所有的专家与业内人士都判断,今年将继续施行玉米临时收储政策,收购价格将与去年持平或小幅下调。

  玉米是我国三大主粮作物之一,2012年,玉米超过稻谷成为我国第一大粮食作物品种。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14年全国粮食总产量达到6.0709 亿吨,玉米产量为2.1567亿吨。

  “我国粮食实现产量十一连增,其中玉米的贡献非常大,”冯利臣说,“玉米产量大,种植面积广,产业链长,施行玉米临时收储政策的意义要远远大于其他品种。”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资源与农业区划研究所研究员尤飞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由于具有比较效益高、省工省劳等特点,同时加上粮食补贴、保护价收购等因素,玉米不仅在江淮地区、东北平原核心区等适宜区快速发展,同时也在非适宜区、次适宜区大量种植。

  “玉米确实有其特殊性,玉米是第一大主粮作物,在东北地区种植玉米的收入是当地农民收入的主要来源。”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刘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若进行调整,波动也不会太大。”

  “今年东北的玉米产量已经减少,如果收购价格大幅降低,那么对于农民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冯利臣补充道,如果农民收益减少,那么极有可能造成“无人种地”的后果。

  那么,玉米是否适宜步棉花、大豆的目标价格补贴的道路呢?

  此前,国家粮食局国家粮油中心市场监测处处长李希贵曾表示,目标价格制度是未来发展的方向,但是要退出临时收储政策,首先要通过调整生产,解决库存不断增长的库存问题,从而保证农民收入不会因为退出临储大幅下降。

  “从目标价格改革试点来看,目前执行的成本比较高。”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仇焕广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作为目标价格制度的主要倡导者之一,程国强也坦承,目标价格制度在实际执行操作中确实比较难。

  “玉米的种植范围更广,面积更大,储库也更分散,政策实施之后是否能达到预期效果不能保证。”尤飞表示。

  政策调整何去何从

  调整生产,解决库存不断增长是摆在面前的现实问题。

  “用价格手段来调整玉米的产量,但是具体怎么调整,应该还在讨论之中。”尤飞表示。

  “我认为国家从政策上继续实行临时收储,但是在价格上向农民释放要进行调整的信息,进行微调。”冯利臣表示,“让农民调整自己的种植结构,实现平稳的过渡。”

  在2015年中国农村发展高层论坛上,程国强表示,如果能够在明年退出所有的临时收储政策,就可以考虑实施目标价格补贴“升级版”。

  据媒体报道称,“升级版”不再以价格为补贴的触发水平,只是针对面积进行补贴,单位面积补贴以补偿一定比例的种植平均物化成本为测算基准。补贴只针对法定承包地,补给实际种植者,并可以和现有的直接补贴相衔接。

  “这是一种比较好的思路,可以调整种植结构并且规避‘黄箱补贴’政策的限制。”仇焕广表示,“当然,也有农民会不会继续种粮的问题。”

  在他看来,如果按面积来补,实际上是一种保护产能的政策。“从长期来看,未来应该会取消临时收储政策。”仇焕广说。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主办:中国农业科学院   承办: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信息研究所   京ICP备05083737